朋友kurt

【流绪微梦/随机掉落】勉强达成共识的一见钟情

    食用指南:1.人物性格在于自己的理解,所以可能不准会ooc,请注意哦。

                  2.有歪理。

                       3.文笔不是太好,食用注意,还有

  “……”被强制安排和自己八字不合的人一起写剧本是一种什么体验,数学家当前没有心情理绯闻制造家的即兴采访。这个过程显而易见的不是很轻松,还容易因为不相合的磕点而降低效率拖慢进度——即使他们连架都吵不起来,也不影响他们各自以己为证的为剧情发展布局。

  剧情逻辑上终归是数学家赢了,但这部剧是歌剧家主导的。他们的关注点如果一直停留在“逻辑”上,便没有任何合作的必要了,因为情感的毫无逻辑似乎也是说得通的。

  数学家在回顾了这些天鸡同鸭讲的讨论后,陷入了沉思:他们必须在节日前完成一个剧本的排练,但很显然,这时间已经不多了,他们却连剧本都无法定下,他们急需达成一致,这个一致或许不是让他们各退一步,而是像痕检专家提出的那样,让他们能够在各自阵营融合贯通,最好是以逻辑为桥梁的一见钟情。

  “……什么意思?”数学家在一开始听到这个提议的时候也感到不可思议,一见钟情是没有逻辑的,痕检也赞成,不是么。

  “你可以和他谈谈。”痕检专家似乎只是提供一个思路,他本人并没有实践过,但并不代表他没有自信提出意见。

  “……那你也可以试着和绯闻达成一致试试。”数学家难得的抽动了嘴角。

  ♬

  “啊……”痕检很显然已经和歌剧说了相关的事,至少数学家在阐述的时候没看到歌剧的微笑有变动。

  “你认为如何才能……达成这个目的?”数学家在阐述缘由末,加了一句问话。

  这似乎太难了,有逻辑的一见钟情。

  “我觉得各退一步更为简单。”金发青年温文尔雅的笑着。“当然,或许我可以试着了解你的领域和驾驭你的逻辑,你也可以分析和综合我的,来达成痕检所提的这个建议,不过这就意味着我们要浪费彼此的这段时间进行讨论,你愿意吗?听我的阐述?听你雷的点?”

  ……

  数学家没有吭声,而歌剧也在等待回答。

  过了一会儿,数学家的责任心和严谨让他选择同意,而金发青年淡笑着点点头,黄昏的光芒被单片眼镜反射,歌剧的表情并没有太大期待的样子,这种状况让数学家有些不适,他甚至觉得眼前俊朗的青年镜片在泛冷光,显得他整个人冷漠异常——即便嘴角带笑。

  “那么……我们可以以现在我们的环境作为参考吗?黄昏,两个人,剪影,玫瑰,假如这是第一次两个人的见面场地,我认为……”金发青年展开思绪进行一个想象,在遐想中的画面是模糊的人影,光中的人回头望向被黑暗笼罩的人,影子被拉的很长,而黑暗中的人被暗影完全笼罩,见不到光。

  “在光中的人如同精灵,不是吗?这中近乎非人的感触足以让影中之人对光中之人一见钟情。”歌剧描述着这个画面,表情温和了不少,“若你要讲逻辑,也不是不可以,正是因为这种潜意识的暗示才足以让小情侣脑电波在日后相处中对不上,才能通过摩擦考验他们之间的情感,磨合他们的不合。”

  “……”数学家思考着歌剧话语中的含义,最终道,“这或许并不构成一见钟情。暗中的那位只是被震撼了,并没有因此对光中之人产生超乎友谊的真挚情感,最多只是一种向往和憧憬,就如同……”他思索了一会儿,才找到合适的语言道,“如同凡人对神明的那种情感。”

  ……

  很好,又是一阵沉默。

  “你认为……应该如何才能更好的达成,或者说符合一见钟情这个条件。”歌剧提出来了。

  “……”数学家并没有相应的答案,他并没有考虑到。

  “能换一个思路吗?在现实里面找。”歌剧笑道,声音低沉。

  “……照你那个相爱相杀剧本的意思,直接拿我们两个进行分析比对就可以了。”数学家突然道。

  “……那你觉得你会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爱上我。”歌剧幽幽道,说实话刚刚他有被直球到,所以现在皮笑肉不笑的和善看的人有些发麻。

  “……这是可以问的吗?”数学家面无表情,却偷偷深吸了一口气,差点在脑子里列证明爱的方程和对歌剧一见钟情的概率,随后他才道:“或许,是在完全了解你的情况之下,会爱上……你。”

  中间的停顿暴露了他些许的局促,而他的脑子在又一次短暂地让歌剧沉默之后,有了一个诡异的想法。

  “……有没有一种假设条件。即,一个人在素未与另一人认识和谋面的情况之下,疯狂的去了解这另一个人,了解他的方方面面,包括爱好和喜恶以及人际关系,根据文献资料和记录之类的……”

  “……请问,谁会疯狂地去了解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歌剧觉得这才是逻辑不通,看到数学家的沉默,他便要笑着否定这个可能性。

  然后就听到数学家的回答:“……‘我’和‘我’的假想敌。”

  ♬

  一个不错的思路,也是一次难得的约会,一次难得的双方能有讨论和共同话题的约会,或许也终于让数学家感到了一丝慰藉。

  当一个人将另一个人视为假想敌时,确实会花更大量的时间去关注和在意这个假想敌,而且若是从孩童时期便一直如此,会很可怕的了解到一个人的全方面,而且也在同时影响着这人的三观——会一直跟随着假想敌的状态和情况发生变化,知根知底。才能在第一次会面中,将剪影与真人完全对上。

  “相信我,当一个人的理论被实践证明是完全贴合的时候,他所得到的欣喜和所产生的爱意会冲垮这个人的脑袋,然后迫使他对他的实验对象或者结论产生一种爱意和无法替代的舒适感,特别是……这个理论他反反复复调查了很多遍,投入了大量精力。”数学家是这样对歌剧说的。

  很有逻辑,或许也很符合歌剧的审美,也很巧的,符合自己的一些……小心思。

  数学家默默地想。

  ♬

  剧本的进程很快,加入了数学家和歌剧作家比较共通的部分,意外的很新颖。

  “啊,很符合恶魔修女的口味啊……”歌剧笑着摇摇头,他看着be结局内心很是快活,这种以假想敌为毕生目标而让主角始终活在对方影子里,心甘情愿的愚蠢和病态,十分暗黑,而且吧……假想敌的死亡使暗处的人不得不站在光明下,最后被“光”吞噬的故事绝赞好吗?双死诶。一方死亡另一方不得不去死的感觉不好吗?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并暗暗惊讶于两人居然能勉强达成共识合作成功,除了痕检。

  好吧,他知道数学家对歌剧的关注程度很高,所以稍微暗示了歌剧可以让数学家在现实里面找对照的事情。

  “啊,他很擅长发现现实中有相似元素的东西。”痕检的理由给的很充分,“艺术来源于生活也是老生常谈的了,不是吗?”

  所以歌剧用两人目前所处环境以及现实提醒了数学。特别的提出了“两个人”。

  ——“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歌剧记得自己当时挑了挑眉。

  ——“……不好说。”痕检直言,虽然歌剧也并没有听懂。

  但是歌剧暗示完,听到数学家秒回的假设时,确实是有些……震惊。

  “去想他是不是对我有意思是一件在正常不过的事。”歌剧在之后复述了数学家的话,向前来关心他的痕检解释。“控制不住的去猜想,不是很正常吗?在你对他尚且抱有好感的情况下,揣测对方目的和行为。”

  很冷漠的一句话。

  但是并不代表歌剧对数学没有意思。

  痕检决定之后在搜集相应的蛛丝马迹吧,数学也有的是时间去认清自身状态和那个外热内冷的人。他不需要过多插手,只需要将线索串联,让他们的生活轨迹能够有发展的空间,也算帮帮他的那位看起来很冷漠的好友。

  当然,绯闻也许会帮大忙也说不定。他控制不住地想。

  【End】

  为什么没人喜欢涂鸦小人(哭)

  没画完画不动了先发吧

  就是想看他们接吻唔……!

  是oc:C-033,还没画完唔……不会上色的苦恼

  是和@k 对戏时脑中出现的场景,花了我一个小时速摸

  “滴——滴滴——你看起来很苦恼,需要帮忙吗?”

T:来模仿你的人格说一段台词吧!

相爱不需要理由,只要有彼此就足够;最好的结局由双双死亡为结尾,不比白头偕老浪漫几倍?

  测了,怎么说呢,磕朋友自设和她亲友自设的cp是真的很香。

  我世界观污染侵袭里的oc,是和卢西乌斯一个世界观的。很可爱的机器人,很活泼。最后一张是朋友的赠图,她好牛啊我吹爆。她画世界ID名游九,快去找她玩呜呜呜我强推。

【卢西乌斯·佩皮斯  25岁的无良律师,随性而为放荡不羁的无性恋,诱惑系女1,对情感显得很不负责任的样子,或许只对工作有兴趣。是狼(叹)】    

       “……”一时不察被咬了个正着,虽然有些疼但对于她来说并没什么,只是她将这行为归于亲密动作后,难得露出窘迫。即便努力的调整了自己的状态,也难免有些不自然。“…哈哈你没必要…不是,嗯…主动的亲近我~除非你很想跟我上床~”她用不着调的语气掩饰着自己的慌乱,耳根子都微微发红,在这个瞬间完全忘了你们之前的吵架内容。

【五月老师我来找你玩儿呜呜呜呜呜呜呜——】